头部banner

寻找父亲的情人

出自: 2006年第12期
字体: | |



  自从我懂事起,父亲就小喜欢母亲,他们经常吵闹,用农村最恶毒的语言互相伤害对方,那种吵闹伴随着电闪雷鸣般的叫喊和撕打。父亲平时沉默寡言,是那种一油梁也压不出屁来的角色,但他那长满肉疙瘩的胳膊抡起来呼呼生风,叫人不寒而栗。母亲嘴硬,挨打从不求饶,父亲的巴掌啪过去,在她身上留下了青。一块紫一绺的伤痕,她依然骂声不绝:“你这个驴,大牲口,打啵,打死我好找哪个骚逼……”

  父亲打累了,便圪蹴在土炕上,抱个烟锅头抽烟。他吃的是兰州烟,辣辣的,有股驴粪味儿。烟儿从嘴角里进去,又顺着鼻子冒出来,一圈圈地弥散在屋中。这时。他狠狠地咳嗽几声,眼睛里就汪上了泪水。看得出来,他很痛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三峡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